CONTACT US

In partnership with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

我對填鴨式思想非常反感。我知道一個死讀書的人的生活是怎麼樣: 生活動力完全來自把知識塞進腦袋後獲得的稱讚,再認分地複製貼上所學以得到好成績。

 

填鴨式思想還是帶我進入了頂尖學校和最好的工作。但我不喜歡的是它完全與自身的活力相背。它教你要符合外在的期待,根據狹隘觀念下的效率及成就設定你,你因此與本身的創造力脫節。

短期內,填鴨式的思想表面上可能看起來受益良多。但實質上它讓你產生挫折感。我總覺得內心深處有我的個人特色,但卻遙不可及,因此我永遠不能體會我的個人特色到底是什麼。

我最感興趣的就是青少年族群,因為這是一個在追求個人意識與尋求外在獎勵之間關係特別緊張的階段。我在這個階段時,我的自我認同是 ⌜當學校的風雲人物⌟ 。但也是在此時,為了保持自我認同的完整性,我開始隱瞞朋友我爸爸是農夫的事實。總而言之,這個階段我漸漸開始害怕做真正的自己,及害怕自己被拒絕。這份恐懼壓抑了我的創造力。

過去的這兩年,透過我和朋友舉辦的藝術/ 大地/ 科技工作坊,我發現了另一種學習環境的可能性。我在這個工作坊遇見了一群極為優秀的人。同時,我們大家都肯定智慧只有在與人類情緒和感受緊密結合時,才能真正地指引我們:即使我們探討的是抽象的社會議題,我們都能夠與生活緊密地結合。

以人性為基礎使大家聚集在一起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很難用語言來表達,因為它只能親自體驗。我想將這些人性的特殊經驗與更多的人分享。更者,我期待社會把教育看成是一種人性的體驗。

透過LEAP,我希望青少年有機會體驗一個不同的環境:一個不受外在標準強制,也不是被迫做出⌜正確⌟的行為才能被認同的避風港。取而代之的是賦予他們找到內在的動力,讓他們的表達能被聽見、被發掘和被信任- 創造統一性:自己與他人觀感間的和諧。

但這一切還得提及我對台灣的愛才算完整。填鴨式思想在大部分的亞洲國家的確很普及,但我成立LEAP的原因是,我擔心台灣年輕人不認識他們本身能貢獻的寶貴才能。台灣擁有獨一無二的價值,我在我們學生身上看到了。所以我不希望LEAP淪為一個協助台灣學生⌜跟上⌟西方國家設立的外在標準的機構。我反而希望台灣年輕人認識自己 ,相信他們內心的聲音,並且知道不論世界說什麼,他們都有存在的價值。

立穠

照片: 立穠與父親 - Credit to CN Flowers 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