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P課程的神經科學理論框架

現代神經科學的突破性發展是LEAP整體課程的理論基礎。神經科學目前指出,我們有能力訓練我們的大腦,使之重新組織我們的感受、思維和行為模式,進而塑造我們的性格。尤其在25歲以前,我們的大腦是可塑性很強的。因此在25歲前,若我們不斷重複某些行為舉止或思維模式,我們其實正在調整和加強相應的神經通路,使這些通路變得「固定」,最後成為我們永久個性和能力的一部分。

 

然而,在傳統教育中,我們容易低估感官和情緒環境的重要性,但這卻是促進(或預防)「固定」的神經通路形成、加強的關鍵。 LEAP和傳統教育不同的是,我們在同一時間,重複刺激神經元通路和建立多重感官體驗,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學生成長,穩定和塑造他們最佳自我意識的機會。

​基本理論

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地,當我們學習時,我們的思考過程會觸發情緒、行為表現和身體反應。正如下圖,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所有事件都會產生這一系列的流程(思考、情緒感受、行為、身體反應)。我們的學習經歷也是。首先,學習新知時會使我們思考。而我們思考時又觸發了我們的情緒感受、行為和身體反應。換句話說,引起我們情緒感受的並不是外部刺激(如:新知識),而是我們對外部刺激的詮釋和思考。此神經科學理論觀點的效益在於,若我們可以改變自己對學習的思考方式以及相關的情感和感官體驗,即可長期地改變我們在學習時的行為模式。

在上述理論基礎下,LEAP關注的焦點並不是在讓學生吸收新知識。相反地,我們專注於教導學生面對、學習新知識的方法。為此,我們結合了所有能達成最佳學習行為各種元素:情緒、感受和思考。換句話說,LEAP旨在促進全人發展、推廣多元和正向情緒的教育方法,以期培養學生健全的情緒智商並使之得到更多元、自然的學習方法。​

01 改變學習時的情緒模式

數百萬年來物種的進化,已證實了適者生存的演化理論,這些佔優勢的物種藉由其應對威脅的能力而倖存下來。以神經科學的角度解釋,使適者生存的獨特能力,為一種「情緒警報系統」,此系統可以簡化為兩個基本類別:防禦模式和發現模式。

以人類而言,防禦模式能非常有效地激發生存能力。它使我們能夠專注於必要的事情,例如逃跑或攻擊,或所謂的「戰鬥或逃跑反應」:當遇到危險、有害事件時,自動準備好防禦、掙扎或逃跑的生理反應。但是在這種模式下,我們的大腦也會跳過更複雜的分析過程,以節省腦力。

由上述可知,在預設情況下我們傾向使用防禦模式,因為它使我們能夠在整體進化過程中倖存下來。然而隨著文明的興起,對我們生存的威脅已經徹底改變。在有組織的現代文明中,更普遍的是社會威脅(例如被群體拒絕),而不是物理威脅,但我們的情緒警報系統卻仍是防禦模式為主(在面對日常生活中或職業上的困難時,我們的神經心理學預設仍是那套獵物用來躲避捕食者的防禦模式!)

與防禦模式相比,發現模式更關注獎勵而不是威脅。發現模式能影響我們的學習能力和記憶力。在此模式中,我們生理上處於較放鬆的狀態。這學習是有利的,因為我們變得好奇,且有更多能力思考、有能力分析事件並關注細節。相較之下,在防禦模式下,大腦會產生使我們感到焦慮、困惑、無法集中注意力的化學物質(如腎上腺素,皮質醇)。此科學解釋明顯證明:教師應該盡可能讓學生處於發現模式和並避免學生處於防禦模式。

02 改變學習時的思考模式

除了自信之外,LEAP 的宗旨也在於訓練學生成為能獨立思考的人,而不是死記硬背的學習者。身為一個獨立思考者,你不會只是吸收事實,你會有能力面對接收到的知識。這表示你可以由接受到的知識創造出你獨特的見解與思維。然而,這種深度思考與創造是一種非常消耗精力的認知過程。身為人類,我們會自然地傾向節省這些能量,以便執行其他能量消耗低、精神集中度較低的任務,例如:開車上班、看電視或做早餐,就好比我們坐在自動駕駛上駕駛上能節省腦力一樣。神經科學研究顯示,這種現象的發生是因為:我們的大腦運作其實是分為兩個互補的系統,一是有意識的、受管理的系統,另一個是本能的、自動的系統。諾貝爾獎心理學家丹尼爾·康納曼稱之為「快速思考與緩慢思考」。

​在我們的思考過程中,最緩慢又謹慎的部分是非常複雜的,因此可以處理抽象的概念或複雜的問題,如:推理、自我情緒控制、前瞻性思考。此系統的確緩慢又費力,但仍然有機會培養我們持續努力思考的能力。當然,這並不太表我們應該使大腦超過負荷能力或使之緊繃,如此一來會適得其反。充分此用大腦能使我們調整每個大腦系統的限度。相反的,快速思考的大腦可能是膚淺的、有盲點的,但是卻能減輕深度思維造成的大腦負擔。因此,在面對一般日常生活事物時,我們會自動使用快速思考系統,採取捷徑並節省腦力。節省下來的腦力便能保留到我們需要審慎思考時使用。

在LEAP課程中,我們為學生提供了一套學術性的工具,以深入分析問題並進入深度思考模式。但我們也給他們足夠的空間自我沈思,因為明顯地,這種思考機制也與我們的情緒模式息息相關(在神經科學理論中,一切都和情緒模式息息相關)。事實上,為了能夠深度思考,我們還需要關閉我們的防禦模式,因為在防禦模式下很難放慢速度並進入深度思考。

03 改變學習時的行為模式

如上文所述,當學生將負面情緒與學習連結起來時,會激發他們的防禦模式並使他們處於「關閉」狀態。危險的是,這種「關閉」狀態很少只發生一次。其實學生所產生的負面情緒會在他們的腦海中啟動(Activate)信念(Beliefs),並對學生未來面對新知識的方式產生關鍵的結果(Consequences)。這就是我們所說的ABC模型。

若學生在學習新知識時,得到了負面情緒的經驗, 例如:被羞辱的經驗或英語課得到不良成績, 大腦會自動詮釋這種經歷並聯想到這是危險的。因此,在未來再度得到學習同樣的知識的機會時(如:英語課),學生的大腦將自動處於防禦模式 - 從長遠來這會嚴重降低學生的進步能力。

儘管這個現象非常重要,在傳統教育模式中老師的優先考量通常不會是學生學習知識的過程是否連結到負面情緒。然而,在LEAP課程中,我們希望老師們能積極地預防這種負面經驗,並盡可能用新的正向經驗取代之前學習時得到的負面經驗。

 

另外,我們也相信使學生了解這些大腦中的機制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幫助學生擁有「自我意識」。如果學生開始了解大腦中的機制,他們就更能看清他們的信念與行為舉止中的盲點。因此,他們更有可能改變他們的行為舉止並感到能掌握自己的未來命運。

作者: Laurie Parma & 立穠

Laurie為劍橋大學的神經心理學研究員,主要研究我們如發揮個人價值。立穠為LEAP的創辦人。

CONTACT US

In partnership with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