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自我的存在

Updated: Mar 27, 2019


能看見孩子勇敢挑戰大人的規則,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其實,他們正是用此方法來理解自己在這廣大世界的定位。最明顯的例子就是 : 當你規定孩子不能碰甚麼,他們幾乎一定會嘗試去碰它,以了解碰了它的後果。漸漸地,孩子們會創造自己的故事 : 甚麼是被允許的而甚麼不是;或者,甚麼動作會使自己被排擠而甚麼會被獎勵。


經過多年的嘗試與親身體驗,我們會具體理解到甚麼行為會被獎勵或懲罰。因此,我們整合出這些「規範」,並逐步繪製出更精確的地圖,以便我們在這大社會中生存或成長 – 然而,這張地圖也限制了我們


這些年來,我的職業生涯引領我輔導了許多來自不同背景的群組,並為他們創造自我分享的空間。在過程中我發現了所有人的共通點 : 我們極力分享了關於自己的故事,但這些故事卻成為我人生中最大的監牢


原因在於,這些故事是我們強加給自己的人為界線,使我們不斷畫地自限,並忘記聆聽自己的內心的聲音。我們或許得到­「自由」,卻完全不知如何解放自己。最後,無論這些故事帶來多大的痛苦,我們還是緊緊抓著它們不放,因為我們捨不得放開伴隨它們的安全感與熟悉感。

我知道這個理論看似容易理解,但到底如何從這隱形的監獄自我 「解放」 呢?我相信這一切根源在於 : 「允許自我的存在」。


我在LEAP應用的教學法根基於所謂的轉化學習。轉化學習的目的並不在於教導一項知識,所以不是按部就班跟著教師手冊教導便能達成。轉化學習著重學生的自我意識和生活經驗。在許多課程中,我鼓勵學生採取大膽的行動。大膽行為的定義因人而異,對於一些學生來說,可能是在公開場合演講,而對另一些學生而言,或許是在一張完全空白的紙上做文章......當他們大膽挑戰這些事情時,他們的恐懼並沒有立刻消失,但他們必須學習超越它。此時,將出現了一個不同的現實、也開啟了嶄新的一扇窗:他們不再被自己的「故事」控制 ;他們心中隱形的監獄開始瓦解......


小結 : 讓我告訴你我的中心理論


對於人生,我認為我們只有兩種選擇 : 拓展自我,或退縮逃避。

當我較年輕時,曾眼見我的朋友為了逃避而輕生。這損失卻帶領我前往另一個人生旅程 : 我開始探討如何讓世人看見拓展自我的美好與快樂。


LEAP正是這旅程的開端 : 彷彿一張有趣又溫暖的彈簧床,使你用驚奇的方式跳躍、成長。在LEAP的環境中,年輕學子能為自己的未來創造嶄新又令人期待的可能性。

拓展自我的奇妙之處在於,你將無止境地學習與創造。相反地,退縮逃避是有止境的,你不是讓 「自我」消失,便是消滅使自己畏縮的 「故事 」。


因此,請允許自我的存在吧 ! 允許自己變得有趣、善良、勇敢、詼諧、有自信、有耐心...... 或者單純的讓自己隨心所欲表達自我。

畢竟,一切都始於自我的「存在」。


Sylvie 希微


台法混血的希薇是藝術家,社會創業家及華德福教育家。她曾任教於Polimoda義大利服裝設計暨時尚管理學院,和歐洲設計學院 等歐洲領先的時尚機構。有別於一般傳統的藝術家,希薇將她的藝術設計技術應用在各領域,包含網路行銷、資訊開放、傳播媒體、社區概念推廣。她也曾是個年輕無名的藝術家,這些經驗磨練出她面對失敗時悠然的態度與自信。 從概念到行動,她是使夢想化為力量的推動者。


翻著:Shelly Chen




0 views

CONTACT US

In partnership with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

Why We're Great >